四明南词

      四明南词俗称“宁波文书”,属弹词类。由于词章华丽和曲调优雅,四明南词为士大夫们所欣赏,一般不进人书场、茶坊,多在寿诞、喜庆的堂会上演唱。
      据老艺人传说,清朝乾隆皇帝下江南时,曾到过宁波,并在白衣寺章状元家住过。听了宁波文书,十分赞赏,说:“此乃是词,不应称书。”由此宁波文书改为四明南词。还有传说:乾隆回京时,叫了一班南词艺人进宫演唱,自己也学。这些传说在老艺人中颇为流传,但宁波志书中并无记载。
      四明南词有实证可考的时间,约有300多年:
      明末清初,有一批志同道合的文人,组织了类似票房形式的“诗词歌赋社”和“丝竹社”对南词曲调、节目进行研究。道光年间,南词十分繁荣,宁波城新街一带已有“崇德社”、“引凤轩”等组织,连同郊外、镇海、奉化一带从事南词演唱的艺人,总共约280多人。后渐趋下坡,至解放前夕,仅余二三十人。较有名者有滕云清、陈世卿、戴善宝、陈金恩、何贵章、柴炳章、陈莲卿等。镇海蛟川走书艺人汤鑫森与高礼刚之父也唱南词。所以蛟川走书中有不少渗融南词的曲调。著名甬剧艺人徐凤仙、金玉兰也曾学过南词。
      南词艺人组织的社,多在六月十一日、十一月十一日(农历)两天集会,厅堂中挂起伏羲、轩辕、文王、武王、周公、孔子、唐明皇、李白、李龟年九位神像,拈香供奉。他们对唐代乐师雷海青也十分崇拜。据传雷系盲人,在安史之乱中被安禄山所俘。雷手捧琵琶大骂安禄山,最后把琵琶砸向安禄山。南词艺人非常钦佩他的气节。
      四明南词是唱、奏、念、白、表相间的表演形式。主唱人要有“一白、二唱、三弦子”的硬功夫。南词常用曲调有词调、赋调、紧赋、平湖、紧平湖,俗称“五柱头”。调和调式转换较多,也有板腔变化。四明南词曲调文静优美,唱腔多是七字句,有的间隔衬字流畅动听,有的还有大段起板、间奏、尾奏等器乐段。这些器乐段在开演之前或休息之后必奏一曲,以显示该班社的艺术水平和起到静场的作用。所用曲子多为江南丝竹,如《四合如意》、《得胜令》、《三六》等,最具特色的是四明南词的《将军令》(也称《文将军》)。主要乐器有:箫、笙、扬琴、二胡、琵琶、小三弦等。演奏时,演奏员们根据自己所奏乐器的特色,围绕主旋律,自由发挥,互相辉映,形成支声复调,以少胜多,音乐十分优雅。中外不少研究中国民间音乐的专家,对此均有很高评价。
四明南词演唱有单档(唱兼弹三弦)、双档(主唱弹弦,另加扬琴)、三档(除上外,加琵琶)、五档(再加二胡、风箫)、七档(再加拉弦、双清)、十一档(再加筝、鼓板)、十三档(再加月琴或管),但有时根据伴奏人员的情况,有所灵活变动。
      四明南词的主要书目有:《珍珠塔》、《玉蜻蜓》、《白蛇传》、《双珠球》、《十美图》、《盘龙镯》、《雨雪亭》、《果报录》、《双珠风》、《西厢记》、《四法缘》等。
      解放后,文化行政部门办了戏曲学校和曲艺团,由柴炳章、陈莲卿、俞长寿等老艺人教授,培养了一批年轻南词艺人。十年动乱和其他原因,这些人或改唱走书或转行其他岗位,目前后继乏人。
      四明南词的众多曲调,多被甬剧和宁波走书、蛟川走书等所吸收和融化。